飞鸟资讯

退出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

加入收藏

不知道想要脱单的你,有没有在B站看过一个视频:为什么脱单这么难(脱单指南)。

这个发布于2019年的视频,记录的是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沈奕斐的一次讲座。

视频中,沈奕斐解释了男女生在亲密关系中的角色想象等话题,旁征博引,幽默风趣,让不少网友感慨,原来爱情课还可以这样上。这期视频截至目前的播放量达147.8万。

由此获得不少关注的沈奕斐开始在自己的社交账号科普有关“亲密关系”的知识,并和自己的先生“商老师”主持了一档夫妻谈话型播客“沈奕斐的播客”。

截至目前,“沈奕斐的播客”已在小宇宙平台上线了32期节目,单期节目的最高播放量为6万。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1)

和已婚20年的先生一起做播客是什么体验?会聊那些话题?关于亲密关系,我们需要有哪些认知?针对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沈奕斐。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2)

从现实到播客:我们的差异一直存在

“我们的差异一直很大。”

当被问及生活中夫妻二人的相处方式时,沈奕斐不假思索地给出了这个回答。她说,大到对“孝顺”的理解,小到旅途中的一些琐事,二人的差异体现在生活的诸多方面。

一次旅行中,当到达目的地后,商老师就打电话告知了当地的朋友。而在沈奕斐看来,这样突然的通知对于他人来说就是一种“打扰”。

“我不习惯到当地让别人请我吃饭,因为我觉得是在麻烦别人。而事实上,在我看来是麻烦的事,在他眼中却是一次和别人沟通交流的机会。”沈奕斐认为,很多时候,夫妻二人对一件事情的看法和实际操作都会很不一样。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3)

二人的差异也体现在播客节目中。

“做播客需要一个很好的聊天伙伴,于是我邀请了我的先生。”

“嗯,我是来陪聊的。”

2020年9月的第一天,“沈奕斐的播客”在小宇宙平台上线了第一期节目。节目的开已婚20年夫妻一起做播客,我跟他们聊了聊内容、脱单与婚姻头,作为播客界的“前辈”,沈奕斐率先介绍了她的搭档。

和沈奕斐情绪高昂、幽默风趣的讲述不同,商老师的回应有一种言简意赅、平抒直叙的“高冷”范。他们仿佛是一对“彼此陌生”的新手搭档,在一动一静,一冷一热中,开启了这档夫妻谈话节目。

而在后续的节目中,“高冷”的商老师却总会在无意中扮演“学生”和“听众”的角色,“默默”地向有经验的沈奕斐老师请教有关社会学的问题。

在第四期节目中,沈奕斐就“罗翔退出微博”这一事件,从“质疑动机”、“稻草人逻辑”、“过度散发”三个角度解释了网络暴力的传播逻辑。

身为法律从业者的商老师,在听完了沈奕斐的分析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法律从业者还是要学点社会学知识,这样对待网暴才会更有判别力。”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4)

除了表达方式的差异,他们对待同一话题也常有不同看法。

“其实我们在这档节目中的身份并不局限于夫妻。更多时候,我是一个社会学者,他是一个法律从业者,我是站在女性角度,他是站在男性角度,我们在讨论一些问题。这也是我们想要给大家传递的信息。”

在沈奕斐看来,这档对话型播客的价值之一,正是在于两位播主能结合各自的职业和生活经历,对同一话题有不同角度的理解。

相比于夫妻关系,她更期待听众能以“从业者间的对话”这一角度看待这档播客。

所以在节目中,你时常能听到一位侃侃而谈的社会学者和一位冷静分析的法律从业者在讨论某一话题。这些话题既有社会热点事件,也有和社会学研究领域相关的议题,例如婚姻制度、性别意识、亲子教育等。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5)

多元的选题,不同的观点碰撞也构成了这档谈话型节目的气质所在。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6)

亲密关系内容的创作与变现

第25期节目,沈奕斐请来了她的两个孩子(小商和小小商),邀请他们讲述自己的追星故事,并和他们一起探讨青少年追星背后的情感需求。

而对追星一无所知的商老师,则担任起主持人的角色。

从张国荣到宋茜,再到《火影忍者》、《一拳超人》,母子三人分别分享了各具"年代感”的追星趣事。

而在该不该为明星花钱、要不要做数据粉这些问题上,一度处于话题之外的商老师觉得:

"一个负责的明星应该主动站出来,请不粉丝要再打榜了。

“追星应该是自发的,并不需要组织。”

对于这些观点,小商并不完全赞同,于是他在节目中反驳:

“粉头并不是在组织,只是在传达观点而已。”

逐渐地,这期节目也从开始的父母孩子之间的观点交流,变成了一场三对一的激烈讨论。

节目播出之后,听众的评论数达到481,这场家人间的讨论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共鸣和思考。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7)

“当我们三个人都反对他的时候,他也很难控制情绪。但在那期节目中,大家都平等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而且很真实。”沈奕斐认为,那期“特殊”的节目却正好体现了谈话型播客的意义所在。

“我认为播客是很好的媒介形式,能给读者带来沉浸式的体验感受,不再是碎片化的信息。而谈话型播客的价值,就在于对待同一个话题,各方之间有平等表达的机会。并且,这种表达是建立在真实的观点之上,而不是情绪。”

为了更加全面地探讨追星这一话题,沈奕斐还在另一期节目中,邀请了一位影视编剧和一位做内容运营的朋友,和他们探讨了当时有关选秀的热门话题,尝试从青年亚文化的角度分析网络选秀的魅力所在。

其实,对“好内容”的理解也得益于沈奕斐之前的创作经历。

这两年,沈奕斐曾与“新世相光之来处”合作了两档付费栏目。

一个是在2020年推出的视频课程“社会学爱情思维课”,从社会学的角度介绍了构建亲密关系的方法。这门课程的定价为99元,全网目前的销量超过10万。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8)

而在“爱情课”的宣传中,沈奕斐和新世相内容团队选择了“播客”这个新兴的媒介形式,获得很好的传播效果。

观察到“播客”强大的内容影响力,他们又在今年推出了另一档付费播客栏目“在2021年聊性别”,提供了一个把“性别主义”从网络标签还原成解决问题的新视角,全网目前的销量也已过万。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9)

新榜对话沈奕斐:关于恋爱、婚姻那些事

今天是“520”,不少网友还在“失去一个老婆又得到一个老婆”的伤心与慰藉中反复横跳。

为什么脱单这么难?我们采访了做夫妻谈话播客的大学教授(图10)

爱情的发生、维系和终结是人类的永恒命题。

采访的最后,我们也向沈奕斐请教了几个有关亲密关系的问题。

作为研究亲密关系20年的学者,她的回答或许能带给我们一些有趣的思考。

新榜:相爱似乎变得越来越难,结婚也是,在你看来,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的恐婚族?

沈奕斐:现在的“恐婚”其实是面对新旧脚本的混淆。

一个旧脚本是要求你去迎合角色,例如你要做好妻子、好妈妈,虽然你没有很多选择,但是这个脚本给你的好处是稳定。

新的脚本是可以让你自己选择的,你并不需要去迎合既定的角色,但它的缺点就是不稳定,你要不断经营亲密关系。

而今天我们做研究时会就发现,现在的年轻一代想要的婚姻既要有旧脚本的稳定,但是想要新脚本的自由。因为就会“恐婚”。

新榜:如何确定我是真的喜欢一个人?

沈奕斐:我们今天有一个特别错误的导向。就是认为我一旦谈恋爱了,以后我所有的目标都是维持爱情开始的激动人心的状况。如果激动人心的状况没有了,那我的爱情也消失了。

其实进入到爱情是有两种不同的路径。一个是一见钟情,你都不用过多思考,你就知道自己喜欢对方。

还有一种是互惠性,你会认为和对方的相处是很舒服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变得更好了,对生活也更热爱了。这个时候你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合适你的那个人。

新榜:为什么在一起久了,会觉得对方不再有吸引力了?

沈奕斐:处理这个问题的核心思想就是要学会欣赏差异。当你欣赏差异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在对方身上是可以找到各种新的闪光点。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不断改变,亲密关系中的角色也在变化。

你希望他过去这么爱你,现在也是这么爱你。他以前是对你嘘寒问暖的。但他结了婚以后要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他很可能就不会像之前那样嘘寒问暖了。但如果你能看到他的家庭责任感更强了,你会发现他另一面的好。

新榜:恋爱和结婚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沈奕斐:在恋爱关系中,其实“我”是相对独立,“我们”的东西比较少。

比如恋爱时,双方只需要一起看电影,或者过一些节日,双方之间的连接并不是很强。

可是一旦结婚以后,“我们”的联系就会变得很大。我们会变成经济共同体、责任共同体。

如果你觉得这个连接是沉重的负担,那么从爱情到婚姻就变成“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如果你觉得那个是一个感情的升华,那么婚姻就是爱情的载体。

标签: 沈奕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