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资讯

退出

继棺材和汉服之后,火出圈的曹县在直播中把这些卖爆了

加入收藏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

“有些人一出生就在曹县,我拿什么跟他们比 ”

“我国的四大城市为:北上广曹”

“城市之间的真实差距一定要看清,要客观地评价,纽约在近几年还是追不上曹县的。”

…….

最近几天,山东的一个小县城——曹县火遍互联网。哪怕你不玩短视频,哪怕你还在一脸懵地打听,也不妨碍你知道了“曹县这个梗”。

位于山东省西南部的曹县,总人口约为175万,是山东劳动力资源第一大县。

继四川甘孜之后,这个平平无奇的县城已然成为最新的流量地标,那么,曹县究竟是啥来头?为啥一下子就这么火了?

o1

曹县的爆火之路

“闪懂喝泽糙显,扭痞,六六柳,窝的包北。” 准确来说,曹县的出圈最先是在短视频平台。

第一个把它发扬光大的是一位短视频博主大硕,或许是本着出于对家乡发自肺腑的爱意,大硕常在自己的短视频中用当地的方言大喊“山东菏泽曹县牛皮 666 我滴宝贝儿!”

继棺材和汉服之后,火出圈的曹县在直播中把这些卖爆了(图1)

网友跟风的段子,也成了曹县出圈的重要因素。

诸如“我一个朋友说曹县人均收入3000,我觉得一般般,后来人家告诉我是比特币”、“卖掉了北京的四合院,在曹县只能凑合买套二手房,虽然只有20平米,但为了孩子的曹县户口,值了”、“宇宙的尽头是曹县”…….各样的调侃在网上疯狂发酵。

这些层出不穷的曹县梗里,充满小县城和北上广之间强烈的错位感。

这是短视频阶段特有的奇观,魔性的喊话,加上网友的再创造,造梗成功,带动一个地域出圈,去年丁真的出圈也是同样的路径。“大硕的”自己可能也没想到,一句曹语而已,把曹县喊成了全网顶流。

玩笑归玩笑,调侃背后,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其实曹县一直都是中国贫困县,曹县人均GDP一度排名山东25县中倒数第二。

在山东曹县火爆“出圈”之后后,曹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梁惠民在接受采访时也诚恳表示:“各位网友对曹县的关注度非常高,不论是正面的还是调侃的,我们都欢迎到曹县来走一走,看一看,看一看我们真实的曹县。”

曹县,火得如此意外,又如此热烈,不少人也对真实的曹县产生了好奇。

o2

棺材重镇,汉服之乡,曹县原来真的666

当网友把目光聚集到这个县城之时,也意外的发现:这个边陲小镇,竟然是两个产业的支柱产地。

据媒体报道,曹县有两大特殊产业,一个是棺材寿衣,另一个是汉服。

有一个冷知识是,日本人死后用的棺材,绝大多数是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制造的。2017年,日本东京电视台综艺节目《不可思议的世界》摄制组就曾走进菏泽曹县进行探访。

据中新网报道,以曹县有名的棺材小镇——庄寨镇为例,仅其辖下的一家名为菏泽德弘木制品公司的企业,生产的棺木产品就占据日本市场份额的20%。

一口棺材,打开了一个内陆小镇直通海外市场的大门,也带动了整个县城脱贫。

继棺材和汉服之后,火出圈的曹县在直播中把这些卖爆了(图2)

数据显示,2020年,曹县GDP总量463亿元,全市第一,人均GDP为3.26万元。而2020年,山东全省人均可支配收入是3.28万元。

除了棺木,在近年来爆火的汉服市场中,曹县的地位也不可小觑。

在淘宝上搜索可以发现,将价位定位在100—200中间,出现的平价汉服尽管形制、色泽、图案各有不同,但发货地大多来自山东菏泽曹县。

据媒体报道,在涉足汉服前,曹县曾是国内最大的演出表演服饰加工基地,近年汉服市场隐隐崛起,曹县的不少工厂在2019年逐步转型汉服生产,并在淘宝上售卖。

曹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的公开信息显示,山东曹县拥有汉服产业链商家2000多家,原创汉服销售额占全国同类市场的三分之一,2019年曹县大集镇全年汉服销售额为13亿元。

可以说,在这里“家家开工厂,户户办企业”是普遍现象。

政商参考做了一个类比,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当前,曹县在业/存续的企业共有11.59万家,而曹县总人口175万,这就意味着曹县15个人中就有一个当老板。

有了这些底气,“曹县”还是靠段子和梗当上网红的吗?谁能不说一句666。

o3

闷声发大财的曹县,会是下一个北朱下村吗?

汉服线上市场的带动,也使得曹县在淘宝评选的 " 淘宝村百强县 " 中位列第二,仅落后于义乌。

淘榜单也很好奇,在直播这个渠道中,曹县是否也在闷声发大财?于是提取了曹县的开播店铺以及销量最高的类目。

从数据上看,曹县开播账号约为3000个,2020年开播数量最多,和菏泽下属的各个县城比较,开播数量居于前列。

曹县直播间销量最高的前五个类目分别为:架类、柜类、唐装/民族服装/舞台服装、桌类、坐具类。总体来看,和其支柱产业关联密切。

除了是日本人的棺材之乡,曹县也是重要的桐木交易集散地、人造板生产基地,出产大量的家具类产品。

在包括唐装、民族服装、舞台服装在内的演出服类目的直播中,曹县的店铺直播间也不少。淘榜单翻看了一些来自曹县的演出服直播间,很多店铺稳定每日开播。我们提取数据发现,2020年,民族服装相关产品直播成交额同比增幅为464%。

继棺材和汉服之后,火出圈的曹县在直播中把这些卖爆了(图3)

其实,在汉服市场还没有崛起的时候,曹县的老裁缝们一直都在做演出服加工。

曹县承包了全国近7成的演出服市场,曹县大集镇80%的村民都在从事演出服饰加工及上下游行业,2019年电商年产值近70亿元。

其实,一两个优势产业带起一个县城的案例并不少见。

义乌的北下朱村便是“网红直播第一村”,无数小商品通过这里的直播间销往世界各地,产业年成交额超300亿元;湖州织里镇占地共90万平方公里,却拥有童装企业5700多家,镇上近10万人专门从事童装生产、加工和销售;江苏杭集镇,99%以上的牙刷从这里出产…….

在中国,闷声发大财的县城和小镇不少。

往大了说,走红也是给有准备的地方的,不少地方都在借助互联网或者直播电商创造产业,或者展现出城市或者现成的另一面。网上的爆火,也能让消费者的注意力从大城市,转而去关注这些特色的边陲小镇。

网友或许是一时图新鲜,但这些闷声发大财的县城,或许能走的比他们想象中的更远。

— E N D —

记者 | 杨 洁

责编|王小乔

排版| 程诺而

标签: 菏泽